庚子孙李关系与中国政局,清初散札割辫案


时间:2007-3-10 10:44:19 来源:不详

头品顶戴兵部尚书衔署理两江总督部堂山东巡抚部院周为


时间:2007-3-9 17:41:23 来源:不详

在清雍正至乾隆中的一段时间内,南方各省曾出现散札、割人发辫等极端活动。这些人,为一己之私欲,勾结伙党、收买愚氓,发展、控制成员;编造、散布“瘟疫鬼魅”、“天下大乱”等谣言、制造恐怖;施以巫术、恐吓诱惑,骗人钱财;甚而组织抢劫。清统治当局在办理这些案件中,并未查明这群伙党的底里,是为何教?或属何门?但可以肯定,他们假以巫术符咒,欺蒙诱骗民众、危害社会之邪教行径,数不胜数。仅举数案以为例。

出示晓谕事照得教科应用各书 为开通智识灌输文明之关键江南人文渊薮学堂林立宜有总汇之处选集各种善本审定宗旨 平价发售以便购阅 前经本署部堂饬知黎道会同学务处妥议办法招致在沪商董陈道承办官书局事宜分拟章程请核定批准饬办并派黎道稽查在案 兹据禀称业在省垣中正街租屋一所发行各书 恳请出示晓谕通饬各属购销 并于上海棋盘街地方设立分局作为编译发行之处 嗣后本局所出编译各书概禁他人翻印请札饬苏松太道一体出示保护谕禁 并照会租界总领事立案等情前来据此 除分咨各省通饬各属选买 并准该局运送各书贩卖 暨饬苏松太道照会租界领袖总领事外合行出示晓谕 为此示谕书贾人等 知悉南洋官书局系属官督商办 一切发行书籍皆学堂应用之善本 取价甚廉 为裨益学务起见 所有编译之书 皆由殚心经营而成 他人不得翻印射利倘敢故违 经该商董等查知 许即指明具禀该处地方官分别提究不贷 其各凛遵毋违 切切特示

孙中山是民主革命先行者,李鸿章是晚清元辅重臣。孙中山与李鸿章的关系,涉及到他们的思想风貌和晚清政局的演变,但因史料残缺,难窥真相。现拟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就庚子年间孙李关系和中国政局作些探讨,不当之处,希望批评指教。

一、雍正年间江南李梅等散札案

光绪三十一年十一月  日 给

雍正七年十二月,广东总督郝玉麟奏报:“接准密寄上谕,闻得江南、福建、广东及浙江之杭、嘉、湖三府,有匪类结党,潜谋为匪。”经密差探访,据禀,于恩平县受蒗地方拿获领札为匪案犯六名;又听说贼党还有多人,遂拨兵往捕。据恩平县禀称,前至土瓜蒗地方,见该村人人举止慌张,各向村后奔走,当获奸匪六名,并搜出黄绫令旗九面,白绫伪札九张。又据春江协禀称,诱到首要

庚子孙李关系颇为微妙,甚至富于戏剧性,这主要表现在筹议“两广独立”问题上。

[1][2][3][4][5][6][7][8][9][10] ... 下一页 >>

所谓孙李合作搞“两广独立”,是在义和团掀起反帝狂飚和八国联军闯进国门、资本帝国主义推行分裂剥削中国的政策、清朝统治营垒发生破裂的形势下,由香港华人上层、广东绅商和香港殖民当局所策动的。

香港华人上层和广东绅商非常担心北方动乱扩展到两广和香港地区,危害自身的*、经济利益,因而把稳定社会秩序的希望寄托在李鸿章身上。据《中国旬报》记载,当清廷“特召粤督李鸿章入都,粤省绅商纷纷禀留,而其禀稿措词命意各有不同,尤以西关文澜书院绅士公禀为最得体”。禀稿写道:

禀为爱戴情殷,恳思暂缓北上以顺舆情而维大局事。窃粤者盗风素炽,民困日深,外侮内讧,祸机隐伏。幸值中堂莅粤,整顿庶务,地方赖以绥靖,太平景象,绅等方拭目俟之。忽闻拳党倡乱,傅相奉诏入都,君父之命,诚无敢阻。惟据外间传闻,近畿地方多被蹂躏,道路梗塞,音信难通,中堂此行恐难遽达,与其停留中道而无补时艰,何如稍缓行期而徐商进止。与其单骑见敌,徒有空拳孤掌之忧,何如保守完区,徐图靖难勤王之计。在宪台公忠体国,固欲不俟驾而行。而绅等愚见以为,臣节所在,本闻命而不可违,而全局攸关,亦虑定而后可动。况使旌一启,粤省盗患更恐复张,此时情势,不又跋前顾后耶?可否吁恳仁恩,俯顺群情,暂缓北行。如蒙俯允,绅等无任馨香祝祷之至[1]。

这份禀稿真实地反映了广东绅商企图挽留并依靠李鸿章“保守完区”、防止“外侮内讧”、维护“太平景象”的殷

[1][2][3][4][5][6][7][8][9][10] ... 下一页 >>

本文由北京pk赛车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庚子孙李关系与中国政局,清初散札割辫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