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蕃愿扫除天下的传说,言为士则

东汉大臣陈蕃简介 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东汉时期名臣,与窦武、刘淑合称“三君”。

陈蕃愿扫除天下的故事:陈蕃愿扫除天下的精神是什么

2016-06-28 22:34:04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x50

东汉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是东汉时期名臣,与刘淑、窦武一起被称之为“三君”。后来陈蕃以孝廉步入官途,一生为政清廉,关于陈蕃还有一个故事,那就是陈蕃愿扫除天下,下面小编将全面为大家揭述陈蕃愿扫除天下的故事,以及故事背后的精神,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1

这时,太原、南阳二太守刘瓆、成缙,山阳太守翟超、东海相黄浮也因为惩治了为非作歹的宦官,遭到宦官报复,也都因此下狱。翟超、黄浮更是被剃光了头发,送往左校营服苦役。

图片 2

陈蕃既为三公,在朝会的时候,当然为冤屈的李膺、冯绲、刘祐等据理力争,而自前诛梁冀,宦官多有力焉,所以桓帝一向亲近宦官,对陈蕃的申诉不加理会。

打狗不看主人的陈蕃就因为此事被降职为修武县令(今河南焦作辖内),后来,又慢慢的提升为尚书。从此事开始,陈蕃开始了一段起起落落的宦海生涯。

李膺得脱苦役未久,又因党人之事入狱。陈蕃又上疏力争,因其书称:亡国之主,讳闻直辞……万方有罪,在予一人……桓帝恼怒,借口陈蕃推举的官吏不合格,罢免了他。

陈蕃既堪大任,遂欲澄清天下。先是任命多位党锢事件中的贤良之人,又与大将军窦武密谋尽除宦官。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八月,侍中刘瑜素善天文学,其观天象,致书陈蕃窦武称:发现星辰错位,将、相会遭遇不利的局面,奸人在皇帝身旁有生变之兆。于是,窦武上奏太后,免除黄门令魏彪,用亲近之人小黄门山冰代替他的职位,又让山冰上奏称长乐尚书郑飒为人狡猾欺诈,行为不检点,免除了他的职位并移送北寺狱进行审讯。陈蕃建议立即杀了郑飒,窦武却以为要先审问再说,郑飒的供词牵扯至了曹节、王甫等,窦武决定令刘瑜先上奏朝廷,然后抓捕。

陈蕃时年已花甲之岁,闻听变乱,亲率属官和学生八十余人,一起持刀冲进承明门,振臂高喊:“大将军忠诚卫国,宦官造反叛乱,怎么说窦氏不守臣道呢?”王甫当时恰从宫里出来,听到了他的话,就斥责陈蕃说:“先帝刚刚去世,陵墓尚未建成,窦武有何功劳,而兄弟父子一门三人封侯?他又将很多宫女接至自己府中,饮酒作乐。不足一月,搜括了上亿的财物。此等大臣,行的是臣道吗?你虽是国家的栋梁,但是徇私枉法,阿附窦武,如今还想到哪里捉贼子?”于是命令众兵士逮捕陈蕃。

以陈蕃的名望及能力,小小的修武县,自然是轻易便有一番政绩,这方面典型的例子还有陈太丘的一县无盗等,所以陈蕃累迁至尚书,也不难理解。那么,尚书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官职呢?大体相当现今的国家部委的部长。根据不同的职责范围,东汉尚书共有五人,陈蕃所任的应当是吏部尚书。主要负责考核及任免官员,这样的职位,在一些小人眼中必然是一个肥差!勾结笼络,为私谋利,在所难免。为人方正,刚直不阿的陈蕃,在宦官弄权、外戚逞威的情形下,仍不肯行中庸之道,他被下课就是可以预料的了。

陈蕃出任豫章太守后,不久,又被征召回京,任尚书令。汉桓帝诛大将军梁冀便应当在这一时期内。东汉向以大将军、三公录尚书事,大将军引颈伏戮,太尉胡广、司徒韩縯、司空孙郎,以及其它一众阿附梁冀的大小官员,也遭坐免或伏狱。书称:事猝从中发,使者交驰,公卿失其度,官府市里鼎沸。而朝堂首以稳固为要,是以调陈蕃回京升任尚书令,便应出于这一政治需求。尚书令在东汉又向为“三独坐”之一,政务悉归之,基本总揽一切政令。陈蕃既不肯委质宦官,其任此职必也不长久。是以,后来又迁为大鸿胪卿。大鸿胪卿主掌礼仪,虽仍为九卿之一,却与时政相去较远。

议郎,六百石官,是光禄勋的属官。光禄勋总管宫殿内一切事物,是统辖皇帝身边的议郎、侍卫以及传达招待等官员的宫内总管。职权举足轻重。

陈蕃又和司徒刘矩、司空刘茂一同进谏,请求桓帝赦免刘瓆等四人。汉桓帝对此很不满,于是,有司据此弹劾陈蕃等三人,刘矩、刘茂因而惧怕不复作声,陈蕃便独自上疏进谏,称:刘瓆等四人禀公执法,宦官营惑圣听。桓帝怒而不纳,宦官们对陈蕃业已恨极。陈蕃上疏固然为方正之行,但其用词遣句事关宦官人事,桓帝必然反感。后来,司隶校尉应奉上疏陈以“膺著威幽、并,遗爱度辽。今三垂蠢……”等语,以军事需要而侧入,桓帝方才赦免李膺等。此一事,陈蕃固然有失于未能迂回,但其行事贯之以直亦难能可贵。

不久,朝廷又征拜陈蕃为议郎,寻几,又迁为光禄勋。

陈蕃拔剑大声喝叱王甫,王甫的兵士不敢靠近。王甫就增兵包围陈蕃,里里外外有几十层之多,最终,擒住陈蕃关进宦官掌管的北寺狱。宦官的随从对陈蕃又踢又踩,骂陈蕃道:“死老鬼,你还能裁减我们的人员,剥夺我们的好处吗?”当天就杀害了他,把他的家属流放到比景,宗族、门生、旧部属都免职禁锢。

陈蕃在光禄勋任内,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或许有助于我们多角度的了解这位复杂的大人物。当时有名士范滂“执公仪”前去拜访陈蕃,所谓“公仪”即指古时朝臣面圣时所拿的笏板,陈蕃见他如此而来,大约便只谈了几句公事,然后也不久留范滂。于是,这范滂有被人轻视的感觉,心怀怨恨,扔下笏板弃官而去。郭林宗听到这件事后,曾责备陈蕃道:“像范孟博这样的人,难道应该用一般的礼仪要求对待他吗?现在成就了他为人清高辞官不做的名声,难道不是你给自己找来了不好的评论吗?”这其实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由此也正可看出,陈蕃的“方正”和“疏漏”。

王甫又矫诏令少府周靖与刚刚率军回师的中郎将张奂共同攻打窦武,两军对阵于阙下。张奂乃戍边名将,素有战功,多得人心,而京城营府的兵士一向畏服宦官,是以窦武之兵至日中几近散尽,无人愿为其效力。于是,窦武兵败被杀。

事情的经过大致如下:宛陵县的大族羊元群,在北海郡太守任上被罢免。他贪赃枉法,声名狼藉,郡府中厕所里装有精巧的设备,都被他载运回家。河南尹李膺向朝廷上表,请求审查和验问羊元群的罪行。羊元群向宦官们行贿,李膺竟被宦官们指控为诬告,遭受“反坐”之罪。中常侍单超的弟弟单迁担任山陽郡太守,因为犯法被囚禁在监狱,廷尉冯绲将他拷打下致死。于是宦官们互相结党,共同起草匿名信,诬告冯绲有罪。中常侍苏康、管霸用贱价强买天下良田美业,州郡官府不敢责问,大司农刘祐向当地发送公文,依照法令,予以没收。桓帝大为震怒,下令把刘祐和李膺、冯绲,都一道送往左校营,罚服苦役。

其一,陈蕃给周璆悬榻。据说周璆为人清傲,前几任太守,招他来做客,人家都不搭理,但是陈蕃来任太守,相邀,周璆就来了。陈蕃见了周璆也是十分敬重,专门给周璆设了一床榻,周璆来周璆用,周璆走了,陈蕃就把那个床榻悬挂起来,用今天的话讲,叫专床。礼遇可谓甚厚。还有一个叫徐稚的,陈蕃任豫章太守时,也给他设个专床。虽然陈蕃设的“专床”当无第三,亦是美谈一桩,今人大可以笑称:陈公爱买床!

当夜,窦武回家休息,宦官朱瑀趁机偷看了他的奏章,发现自己也在被诛杀之列,于是喧嚣称:陈蕃、窦武奏请太后废帝,这是大逆不道!并召集了亲信十七人准备反抗。曹节听说后,挟持灵帝,关闭宫门,胁迫尚书官属写诏,任命王甫为黄门令,先到到北寺狱收捕并诛杀了尹勋、山冰等所属窦武诸人,放出郑飒,并劫持窦太后,又起诏书收捕窦武等人。窦武不奉诏,驰入步兵营,射杀使者,并召集北军数千人屯于都亭下,对军士下令:“宦官反叛,尽力诛杀的封侯重赏。”

陈蕃任大鸿胪卿仅一年,便又因上书救白马县县令李云,而遭免官。李云直谏“帝欲不谛”,令桓帝愤愤不平,再者,其本人位卑而声高,桓帝又非仁主,既不纳李云谏,其它诸人救李云的谏书当然一概驳回。有司又奏陈蕃救李云书,实乃“大不敬”之言,遂免官陈蕃等归田里。

陈蕃为乐安太守时,有两件逸事为人所称道。

性情方峻,耿直敢言的陈蕃居此位,仍是可预料的必然下课。而导致他下课的原因仍然与前番诸事无异――领导人不明是非、恶势力根深蒂固,他仍要耿直进言。

其二,陈蕃严惩诳时钓名的赵宣。赵宣丧母,埋葬之后,墓道却不封填,赵宣带上老婆住在里面,据说是守孝。一住就是二十年,很多州郡听说了此人,都觉得这是至情至孝之人啊,数度邀请他做上宾。陈蕃来了,觉得这是名士啊,怎可不见,但是一见之下,发现这厮还在墓道里生了五个孩子,大怒道:“过分的祭祀很容易就成了亵渎,你这厮居然还在母亲的墓道里行云雨之欢,算什么守孝!分明就是欺世盗名,骗人,又骗鬼神!”于是按律礼治赵宣之罪。一个人在墓道生活二十年,而且还在里面生儿育女,陈蕃之前的郡守或郡内名士,岂能不知,而知道了仍然以孝士礼遇赵宣,大体应该有两方面原因:第一,在当时,能建得起墓道的也必然有雄厚的经济基础,有钱人结识另一些有钱人,这是这些人的圈子。第二,时下世道艰辛,贤者自修其身,默望天下,一介匹夫是至孝君子,抑或是沽名钓誉,真正名士若非职责所在,亦不愿上门考核实情,且随他去。

灵帝元年,五月,天空现日食之象,窦武借此为由,请求窦太后诛除宦官。诛杀了中常侍管霸、苏康后,窦太后犹豫是否再诛杀曹节等人,一时未决。

综上而见,陈蕃不以数度忤逆获咎更易初衷,一如既往恪尽臣子本份。只此一方面论,便可谓言为士则,行为世范,有所由来。诗云:鲜克有终!陈蕃庶几可乎!有理由相信,他的“澄清天下”之志也必将付诸于实施。

当时,汉朝的零陵、桂阳二郡有山贼作乱,朝廷商议如何应对,众位大臣大都认为应该即刻围剿。然后,皇上又下诏要大肆的举孝廉、茂才,也就是征官,让更多的人实现升官发财的梦想。陈蕃一听,这是我的职责范围啊,那就有必要陈述一下我所常握的相关情况。于是他上疏道:“零陵、桂阳二郡那些不法的山贼,在造反之前也必然是皇帝您的良善子民。而良善子民忽然变成恶人,必然是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一此不轨官员的侵害,却又得不到伸张。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王师南下,而应当是稽核相关负责的官吏,查查他们是不是贪腐乱政导致官民失和,再选一些奉公守法的好官员去任职,山贼之乱就自然不复存在了。关于您诏令选举官员一事,现在已经排队等待任命职务的官员有二千多人,应该从这二千多人里面先挑选出优秀的加以任用,不需要再新举举孝廉、茂才了。”陈蕃的这番言论,基本在阐述事实,也是他吏部尚书的职责所在。而宦官出于谋财和稳固势力影响的需要,他们一贯乐于为请托于他们以求出仕的人安排官职。但是陈蕃这一疏,却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于是,宦官集团出力,终于鼓动汉桓帝将陈蕃从京官外放为豫章太守(豫章大致在今江西北部)。

前不久,因李云一事,陈蕃以言获罪,时未暇久,他又多有谏疏。针对桓帝全凭喜好封赏无制和出游奢侈提了很多意见,而桓帝对陈蕃的疏议,虽有所取,但大多是不予理睬,甚至暗怀不满。再者,光禄勋陈蕃在执掌官吏选举时,又不偏袒权贵,触动了权贵世家的利益,于是在这些豪门大族的联合诬陷之下,桓帝又罢了陈蕃的官。

美谈逸事足可流芳百世,为人所颂扬,也很容易给人招灾引祸。陈蕃的能力和人品已经得到了朝廷的认可,乐安太守一职又贵为一郡首长,如果是在现在,必定是宾客盈门,亲友塞于道,但是陈太守有着自己的原则,亲友有事相求,私人情份帮助可以,但绝不假公济私。那么,陈太守的领导有事相托呢?陈蕃的回答是:不见!当时的大将军梁冀权势已然滔天,皇上赐他“三万户食邑”以及“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等等,还觉得不够,又封他老婆为襄城君,便是这样的一位领导,派了位手下找陈蕃办私事,陈蕃不见。于是这位手下,就假称说有公事而终于见到了陈蕃,但是等陈蕃听完他陈述的梁冀私事,勃然大怒,将其打死。今人或许对陈蕃因此事便棒杀人命,表示不解,甚至以为陈蕃有失德行,但一朝有一朝的律法,若非被棒杀者有强硬后台,以其犯尊不尊,卑不卑及亵渎公职罪,陈蕃的处置并无可厚非,亦不足于被降职。甚而,我们还可以想象,打狗者为什么要打狗呢?它嚎叫的太嚣张!

不久,朝廷又征陈蕃为尚书仆射,转太中大夫,累迁至太尉。位极三公。与此同时,桓帝又重用宦官,将之前免黜的一些宦官重新予以起用。这就导致了后来极大的社会矛盾,进而升级为官员之间的矛盾,以致诉诸于殿堂。

观陈蕃一生,无愧乎已心,无愧乎天地。言为士则,行为世范。其得之矣!

公元167年,汉桓帝刘志驾崩。同年,十岁的解渎亭侯刘宏继皇帝位,是为汉灵帝。因帝少,窦太后临朝听政。窦太后掌权,马上就征召陈蕃为太傅,同大将军窦武及司徒胡广三人共参录尚书事。

兵法云:兆谋贵密。自汉和帝刘肇始,宦官集团已历七朝,根深蒂固,若欲尽去,必慎之又慎,继以雷霆之势,务求一日尽去,以绝其鹰犬反扑。岂如窦武之行,三月至八月,事未密且失于缓。陈蕃亦囿于寡谋,其于时政多有裨益,而军机谋略非其所长。但观七十老翁,振臂发天人之问,慨然赴义,虽少年亦如之乎?

此事有因果。桓帝曾十分宠爱出身卑微的采女田圣,一度欲立之为后。陈蕃以田氏卑微,窦族良家,争之甚固。桓帝不得已,乃立窦妙为皇后。至此,窦太后监政,当然委用陈蕃以大任。并且,大加封赏陈蕃,书称:蕃复固让,章前后十上,竟不受封。既知陈蕃为人,必知其此举乃以不受无功之禄,虽曰避祸,止在养心!

本文由北京pk赛车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陈蕃愿扫除天下的传说,言为士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