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波将军,越南首都原本属中国

由于南方多是丛林地带,想要带兵进攻实在是困难,虽说路程短,但阻碍多多。马援带兵自海路直捣交趾,迂回进攻,倒是打了征侧一个猝不及防,她虽然也算是个传奇人物,民族英雄了,但是领着杂牌军和正规军打终究是差了那么一些,而征侧征贰虽然也算是女中豪杰了,但在兵法和人心上还是不如马援。

将军,现在指高级军事将领,但在春秋战国时期并不是官名,自秦开始设立将军一词,汉武帝时,名位最高的是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等等,还有名目众多的杂号将军,如强弩将军、横海将军、楼船将军、护军将军等。伏波将军原本属于这众多杂号将军中之一号,其命意为降伏波涛。

如果你觉得我写得还不错,那就可怜可怜我吧!

马援是陕西人,汉族,东汉的开国功臣之一,是一位优秀的军事家,其人生最重大的事件除了辅佐光武帝建立东汉,再有就是平定交趾。早在秦始皇时期,南方各郡就归纳于版图之中了,秦末动乱中才又分离出去,直到汉武帝时才将南方各处收归,却也不大好统治,南方因为是少数民族地区,受不了中原汉人礼教规矩的管束,对于汉朝那套赋税,劳逸看作是压迫,并不怎么服气,加上一些地方官员仗着朝廷威能在地方作威作福,更是引起地方土着的反抗之心。

据说怀念征氏二人的土着们,每每路过这里,便要捡石头来扔表示不满,就这样扔了接近千年,铜柱被石头掩盖住后,公元939年,越南才第一次独立建国。

马援被定罪后,其妻将他草草葬于城西,宾客故人都不来吊会。后来其妻及侄子马严六次向皇帝上奏章申冤,马援才得以正式下葬。

其中伏波铜柱就是指汉朝的伏波将军马援在汉南边界立铜柱的事件。而那在金溪穴这个地方被擒的两个妇人就是曾在交趾郡自立为王的征侧,征贰两姐妹。

图片 1

路博德、马援之后,伏波将军名号便和南征联系在一起。又因马援战功赫赫,伏波将军声名之盛,或在骠骑之上。

光武帝临危不乱,派出了伏波将军马援,率兵平乱,伏波将军意为降伏波涛,本是汉武帝时期战事频繁所以多置将军的产物,伏波将军本也只是一个杂号称呼,由于马援的功绩才让这名号有了意义,不再是一个随便的称号。

东汉时,交趾女子徵侧、徵贰姐妹起兵反汉,这两姐妹父亲是一位部落首领,而她们两人呢,身材健壮,力大无穷,为一方霸主,公元40年2月,借此契机,两姐妹煽动当地土着,起兵造反,逼走了当时的交趾太守苏定。趁乱夺得了六十之多的城池,自立为王。

二征之举,不过是当地豪族和帝国地方政府的矛盾激化造成的,本质上是土流之争。马援平定二征,是中央政府对地方的平叛。但安南后世政府将二征之举看作是安南人民反抗侵略的战争,其实是错了;越南政府将二征看作是农民起义,也是错了。至于国朝周文王20世纪50年代去越南,盛赞二征,并向越南人道歉,不过是统战之举,岂能当真?史笔昭昭,历史的车轮还是要不断向前的,地方豪族如二征不过能一时阻挡先进生产力前进的脚步,要想真正从天朝分离出去,条件还差得远。

马援一生都忠心为国,一生奔波在平定边疆上面,后却被马革裹尸,虽被奸人陷害,他的功绩却不得磨灭,铜柱既是界标,也是对各方的震慑,马援在其上刻下“铜柱绝,交趾灭。”。让当地有些人虽敢怒但也不敢作为,据说怀念征氏二人的土着们,每每路过这里,便要捡石头来扔表示不满,可铜柱都要被石头掩盖住了,这里的人也不敢再犯汉朝。最后直到公元939年,吴权从中国的五代南汉政权中独立,于是就在越南建立了吴朝,越南才第一次独立建国,至此近一千年。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强悍的伏波将军当属东汉光武帝时候的马援,乃至于后世,提及伏波将军者,唯念马伏波。马援,陕西人,汉族,东汉的开国功臣之一,是一位优秀的军事家,其人生最重大的事件除了辅佐光武帝建立东汉,再有就是平定交趾。

西汉时,对不同的郡采取不同的制度。对于交州,帝国实行“与民生息”的政策,因俗而治,不收赋税,而且维持原有社会形态,“诸雒将主民如故”。由此,自汉武帝平定南越之后,除了汉元帝放弃在海南岛设郡之外,百余年间交州地方安定。

图片 2

汉光武帝拜马援为伏波将军,率兵平乱,同时对当地少数民族采取怀柔政策,两年内,斩杀徵侧、徵贰二人,传首洛阳平定这项祸乱后,马援乘胜追击,剿灭了征氏二人的余孽,又向南推进了些许,扩张了汉朝的版图,在汉南边界处立下“伏波铜柱”,作为界标,上刻有“铜柱绝,交趾灭”。(“十九年,侧益困,遂走,为援所杀。追击其余党至居风,降之,乃立铜柱为极界,分其地为封溪、望海二县。”来自越南史《越史略》)


《后汉演义》第二十回中有提到,“彼征侧征贰,以南方之妇女,敢尔称兵,想亦由戾气所钟,故有此异事耳。幸而伏波往讨,务绝根株,千里奔波,一年耐久,卒得擒二妇于窟穴之间。倘非坚持不敝,贯彻始终者,亦安能若是耶?伏波铜柱,照耀千秋,宜哉! ”

图片 3

汉光武帝闻之,派伏波将军马援及扶乐侯刘隆、楼船将军段志领八千汉兵和能征发来的一万二千交趾兵、二千艘车船,水陆并进,征讨二征。马援一到交趾,先了解情况,认定苏定对于乱事的爆发须负全责,上书汉廷批评,说苏定“张眼视钱,䁋目讨贼,怯于战功,宜加切勑”,汉廷遂将苏定投进监狱。建武十八年(42年)春,汉军与二征军战于浪泊(今越南仙山)。汉军大胜,二征军一万多人投降。马援部追二征至锦溪(今越南永福省安乐县)。十九年(43年)五月,马援部击毙二征(中、越正史都如此,而越南民间传说二征在喝门投江自杀)。马援又率船只二千余艘、兵士二万余人,继续清剿征侧余党都羊,三百余名反抗军首领被俘,被流放至零陵。至此,交州诸郡平定。

当时的交趾太守苏定看不起当地人,将他们称作野蛮人,自高自大的他执意在南越推行汉法,征侧犯了法,要被依法处置的她却并不服气,拉上了自己的丈夫诗索打算造反。诗索被杀掉以后,却并没有打击到这些人,征侧征贰这两姐妹早有不臣之心。

汉武帝彻底消灭南越国之后,在南越国故地设立交州。汉武帝设立的十三州中,除了交州之外,其余十二州多少都是古书中有过记载的,但交州之称,却并非古意。交州之名,来自“交趾”,《礼记·王制》曰:南方曰蛮,雕题交趾。雕题,是纹面,交趾则是交腿而坐(中原是跪坐)。交州是帝国最南方的疆域,下辖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崖、儋耳九郡。珠崖、儋耳二郡在今海南省,汉元帝时就被废弃,《汉书·地理志》载于最末。在今越南境内有三郡:交趾郡在今越南北部、九真郡在今越南中北部、日南郡在今越南中部及以南,共五十六县。州治在广信苍梧即今梧州。

先说说这两姐妹的生平,她们的父亲是一位部落首领,而她们两人呢,身材健壮,不似寻常女子,力大无穷,虽已经嫁人,却仍旧扔不下武艺,整日里不是女红书画,而是舞枪弄棒,为一方霸主,自命不凡的两姐妹想自立为王,苏定虽是依法定罪,但这些人不信奉汉朝的法律。公元40年2月,借此契机,两姐妹煽动早就心存不满的土着们,起兵造反,逼走了苏定。南方自此大乱,征侧征贰趁乱攻占了交趾,加上当时地方人民积极响应,竟让征氏二人夺得了六十之多的城池,这二人的为王心愿总算达成。

汉明帝时,图画东汉初年的名臣列将于云台,号称“云台二十八将”。明帝同母弟、留京辅政的东平王刘苍问为何没有马援,明帝笑而不答。明帝皇后正是马援之女,哪儿有女婿封老丈人的道理?如此也能理解为何马援为大汉帝国如此卖命,年过六旬还东征西讨——女儿嫁给人家太子了,自己当老丈人的不努力还让谁努力去?也正如此,更能理解为何光武帝在马援死后对“薏苡明珠”严加追查,前汉亡于外戚之手,光武帝防范外戚最深,昔日郭后就因为外戚太过强大而被废,阴后因外戚韬光养晦而重立,自家小舅子尚且如此,况且是儿子的老丈人?

马援对症下药,对当地少数民族采取怀柔政策,也不像地方官那样压迫他们,他们自然知道了汉朝的好处,争斗中也不波及平民,这样当初响应征氏二人的人们自然就不会那么的支持她们了,没过几年,这个短暂的民间政权就被打破了,征氏二人也被斩首示众。

但马援死后,却无法得到安生。帝婿虎贲中郎将梁松至武陵五溪调查马援,状告马援指挥作战错误,在交趾打仗时又私下搜括大批的珍珠,马武、侯昱等人也说马援确曾运回过一车珍稀之物。光武帝闻讯震怒,追收马援“新息侯印绶”——史称“薏苡明珠、薏苡之谤”。实则所谓的珍珠,只是交趾当地出产的薏苡,马援听说薏苡可以“轻身省欲,以胜瘴气”,等到班师回朝时,便载了一批颗粒较大的薏苡回京,于是被捕风捉影,人皆以为“南土珍怪”。

图片 4

到了东汉初年,交州局势陡然一变。变端则在交趾太守苏定。苏定上任后或许是实行了改土归流的政策,激化了东汉地方政权和当地豪族的矛盾。东汉光武帝建武十六年(公元40年),苏定处死了反抗帝国地方政权的当地豪族雒将诗索,诗索的妻子、同是当地豪族的妻子征侧和妹妹征贰在喝门举兵,史称“二征之变”。征氏姐妹起兵之后,当地豪族纷纷响应,一时间,交州全境,刺史、太守只能闭门自保。

平定这项祸乱后,马援乘胜追击,剿灭了征氏二人的余孽,又向南推进了些许,扩张了汉朝的版图,在汉南边界处立下“伏波铜柱”,作为界标。

马援本是扶风人。传先祖乃是赵将赵奢,赵奢为马服君,后人以此为姓。自建武四年(28年)投刘秀后,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出征交州之前,光武帝仿昔日路博德例,封马援为伏波将军。二征既定,晋新息侯。后匈奴、乌桓侵扰三辅,马援以“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邪”,主动请兵出击,光武帝担心他年事已高,不许。马援“据鞍顾眄,以示可用”。帝笑曰:“瞿铄哉是翁也!”于是派他与马武、耿舒共同出征。后马援不顾高龄,南征武陵。《桃源县志》载:“马援征诸蛮,病死壶头山”。一代英雄,终于战死沙场。

马援在居封县克都羊之后,竖立两根铜柱,以志帝国之最南。立铜柱之时,马援对天祈祷:“铜柱折,交州灭我”。后世官吏恐其折,每以石培之,遂成丘陵。

本文由北京pk赛车官网发布于考古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伏波将军,越南首都原本属中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